首页资讯 • 正文

第三人称“他”字,为啥有男女他(她)的区别,而第二人称“你”没有男女的区别呢?

发布时间:

1920年底以前,“她”字问题的争论,主要是在第三人称代词应否区别男女性别一点上展开的,其他如“中性”等第三人称词需不需要,需要的话又应采取何种形式等问题,则基本上未受重视或引起辩论,只是顺便涉及:或仅提出方案、或自己使用而已。如1920年4月,寒冰在《关于她字问题的申论》一文中,就曾明确表示,“我还主张将‘彼’字代表中间物,使‘他’、‘伊’、‘彼’三字各有专责,各代表一性”(这与1878年郭赞生在《文法初阶》中的实践完全相同)。又如刘半农,他在《“她”字问题》中也曾以括弧的形式表示:“我现在还觉得第三位代词,除‘她’字外,应当再取一个字,以代无生物。但这是题外的话,现在姑且不说。”有必要指出的是,1935年刘半农将此文收入《半农杂文》时,在“一个”与“字”之间,竟有意地加上了一个“它”字,闹得后来很多人都以为“它”字也和“她”字一样,都是他一个人最早的发明。这就是刘半农自己的不是了。或许,他私底下真曾这样主张过也说不定,但可以肯定的是,当时的他却的确并未将类似主张公开出来。比较早地从语法角度通盘把握第三人称代词问题,将主张公之于众,志在迅速取得认同后推广开去,勇于实践并引起社会关注讨论的,当属陈望道等《民国日报》的几个撰稿者和编辑们。1920年5月3日,陈望道在《女子性第三身“身次代名词”》一文中,已经以图示的方式,明确地表达了对第三人称代词序列的整体性认识。他以为:单数应分为三种:(男性)他,(女性)伊(非她),(中性)他;复数则可共一种:他们。这种主张第三人称代词单数须分别而复数则无须分的观点,此前也有人顺便提出过,如赞同女性用“伊”字以区别男性“他”的大同其人,就反对女性复数词使用“伊们”,认为“文字上无论用男性的第三身复数代名词,或女性的第三身复数代名词时,必定将本身专名词某某指出,故可共用‘他们’二字。以英文作标准——也是这样”①。不过那时的大同,显然还缺乏对此问题的通盘考虑。1920年6月27日,专注于通盘筹划汉语中第三人称代词建设问题的陈望道,又在《民国日报》副刊《觉悟》上发表《第三身次代词用法底讨论》一文,公布了他与沈玄庐和李汉俊商讨之后形成的新看法,其中,值得注意的一个重要变化是,他放弃了以前主张复数形式仅用“他们”的陈见,赞成分化,并首次给出了如下的第三人称代词之总体序列表:身次代词第三身全表在上表之中,陈望道等不仅创造出表示男女混合不清时的“通性”代词之新分类,使用了别出心裁的对应词——“渠”和“渠们”,还在中性代词中,新造了复数形式“彼等”。他解释这种分化的理论依据时,指出:“承认文字、语言,分别得越清楚越好,越清楚越便利,所以主张改造。但又承认文字原义有意识的改革底可能,所以又不主张重新造字,由这两前提出发,结果便生出上列的结果。”正是基于此种“分别得越清楚越好”的意识,当李汉俊提出照法文用法,将“通性”的复数代词用男性词去代,主张凡有一个男性在内的就用“他们”时,陈望道仍感不妥,“以为既然要造,也不必定要根据法文,只要问怎样才得明白”,因此,他最终还是认同了沈玄庐使用“渠们”的建议。尽管一开始仍觉得很生涩,“但想到‘伊们’二字新用时候的生涩和现在的便利,也就不参异议了”。1920年底,陈望道和叶楚伧、沈玄庐、邵力子、刘大白等七人又共同拟定了一种《用字新例》,由“民国日报馆”公开印行,以期加快全国的有关讨论和认同的进程①。“新例”中共列有四个“用字”表,第一表就是“‘他’底分化”。表中第三人称代词各项,与前面提到的《第三身次代词用法底讨论》一文中所列基本相同,只是“渠”与“渠们”,被改成了“佢”和“佢们”。这样改,除为了笔画简单之外,也是为了“人”字旁的统一之故。

语言的产生是一个自然的过程,第一,第二人称是在人们面对面交谈时用的,性别信息是“多余”的。而第三人称就不一样了,大多数情况下是在被谈论的对象不在场的情况下,所以语言要传达的信息的广泛性决定了这一点。

相关文章Related

相关文章Related

返回栏目>>

首页   |   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物流公司网,网络游戏,情趣用品,杜蕾斯,九龙 版权所有